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文化
浮出故事的暗流——电影《远山淡影》男主角叶硕访谈
来源: 东方新闻   2022-06-16 11:10:11    责编:李明
  叶硕,演员,配音导演,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他在电视剧《第九大队》的饰演男二号苏寻初露头角,在电影《武者》中又饰演隐忍动容的真田为景, 更是获得业内不少称赞。叶硕也曾担任多部影视作品的配音导演工作,如电视剧《扑通扑通的青春》,《警花与警犬》,《医妃难囚》二三部及河南卫视奇妙游系列等作品,是一位多才多艺的电影人。

  这次他携带他饰演男一的新电影《远山淡影》来送给观众,我们一起来听听其中的故事。

  《远山淡影》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

  《远山淡影》是讲述上海铁路公安的画像师章欣被派去一个叫淮川的小县城为一件谋杀案画出嫌疑人。但是他却画出的嫌疑人却是一个已经死去十多年的女人,进而牵连出十多年前的连环杀人案。这是一部悬疑犯罪题材的电影,除了紧张刺激的探案过程和意想不到的结尾,看这部电影能让观众回到观影初衷,在电影中经历那些角色的生命体验。

图解:《远山淡影》中叶硕饰演的画像师章欣

  我们了解到,这部电影,是您与导演合作的第二部电影,这次的合作感受,您可以聊一下吗。

  心有余悸。这是跟贺泉导演的第二次合作,上次合作感受…就比较辛苦,比如我在《武者》里扮演一个日本人,十几场戏,一般内地演员演日本人不都是后期配日文嘛,但导演说不行,逼着我去学日文。他们电影筹备期间刻意把我关在宾馆房间里一个星期让我背熟那些日文台词,说还要关西口音。所以你们看到电影时,角色的日文都是我的原声。

  我这次扮演的角色叫章欣,原型是公安部一级英模,中国画像师翘楚的张欣同志。导演在剧本创作期间就找到了我,和我说这次是拍一个只凭一支画笔就能把十多年前的悬案给破了的英雄。当时,我满脑子都是福尔摩斯啊,波洛啊那种形象,兴奋得不行。但是后来到围读时,我才看到剧本。这个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我看到的章欣是挣扎彷徨,或者这样说这个电影里的所有角色都跟我们现实普通人一样,活在无法解脱的困境之中,哪里有什么英雄。而导演又给我说,真正的英雄是看到了生活的本质后却仍然热爱它的人。我总有感觉,觉得我被忽悠了。

  这部电影给你带来了什么困难又是怎样度过了难关。

  导演在开机一年半前就给我下达了任务:减重20斤,并去学会素描。减重不是事,但是这个画画就很头疼了。我学了几个月后,觉得差不多了,就跑去给导演说我OK了。导演看了我的画一直黑着脸,说让我学素描并不是只学个画画的姿势,而是要画画时的专注和状态。他还说画画的人和不懂画画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当然,我至今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整整一年半,我什么事都没干,就在画。

画于2019年4月

画于2020年11月

  画画这个还是其一。这次拍摄过程最困难的还是,因为疫情原因剧组被集体隔离了20多天。我当时觉得隔离完剧组肯定就撤了,拍不了了,因为《远山淡影》的成本太小,支撑不住接下来的拍摄。另一方面是《远山淡影》的剧本,觉得这是一个难得好故事,因为跟导演贺泉,编剧张良学老师,吴童立老师之前合作过,对他们很了解,觉得拍不完太可惜了。另一方面,拍摄过程中剧组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玩命的,为了抢回进度控制预算,一天拍摄16小时以上。湖北深冬太冷,拍到后半夜,每个人头发,眉毛,胡子上全是霜,还在拍。那些服化的小姑娘,被冻得一边抖一边帮我们补妆,当时是又感动又担心。

  幸好拍完了。

  《远山淡影》电影的原型是被称为新中国最牛画像师的警察,您是怎么去塑造这个角色的呢?

图解:叶硕在《远山淡影》的试妆照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歌颂英雄的故事,只从外部技巧方面来说,原型人物从事模拟画像几十年,真正的核心并不是绘画,是他对犯罪案件的洞察力与想象力。 导演和编剧给了我大量张欣警官生平的资料与人物访谈,我在学素描的过程中,就开始代入画像师这个职业。了解人物的特性,模拟画像师其实是一个心理工作,画像的时候需要了解目击者的心理,辨别画像条件是否成熟,分辨出目击者描述中哪些可能是真实的确实看到的,哪些是惊恐状态下主观意识夸张变形的,搜集正确的关于嫌疑人的相貌特征,实际上它是一个信息传递的过程。 这些案头工作的积累让我了解了模拟画像师工作也帮助我一步一步接近人物。

  期间,我其实并没有什么信心,因为我才画了一年,并只画人物头像,和真正会画画的还不一样。但是在湖北十堰剧组隔离期间,每天给我们测体温的防疫人员看到我,便请我给她画画,她以为我是剧组的美术组的人。这让我很开心,说明我不用演,画画人的气质已经出来了。

  刚才我说章欣这个电影里的所有角色都跟我们现实普通人一样,活在无法解脱的困境之中。感受到这一点之后我明白导演的意图还是要塑造一个“真实”的人物。这样的话,就不能“演”,任何的表演都有表演痕迹。我只能把自己丢掉,强迫自己去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工作没几年的年轻的画像师,想象当时的每一个环境,那时的人都是怎么生活的。为此,我看了好多好多的纪录片,也去问询了我父母那一代的人,了解当时的衣食住行,然后再自己总结,哪些我需要体验,哪些我可以不要的。当然,这些都是演员的基础功课,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说的。

  但是,电影拍完一年了。期间,我时不时午夜梦回,我还在淮川,还在查那个案子。

图解:《远山淡影》剧照

  《远山淡影》去法国参展,您觉得,会是怎样的特点打动了法国的评委和观众,因为,我们都知道,法国电影人的挑剔眼光,和观众的专业程度,您觉得,《远山淡影》突出的优点是什么?

  哈哈,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专家和评委。我们内部消息是老外狠夸了《远山淡影》的视听语言,故事他们应该看懂了吧,不然也不会入围。

  《武者》之后,为什么时隔4年之后才去从演另一部电影?

  哈哈哈,这是因为我没有知名度,找我的戏比较少。还有就是这几年行业情况不佳,戏少,大家都比较困难。另一方面,这次的创作团队是老熟人,导演编剧对我很熟悉,大家互相很信任,所以2019年导演说要创作这部电影,需要我三年时间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看您资料得知,您还是一位参与创作过许多影视作品的资深配音导演,这个在演员中比较少见,您是对配音比较热爱吗?

  对,喜欢配音,台词是表演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录音棚里的表演同样能够影响观众,配音也督促我保持语言基本功的练习。

  声音造型能帮助演员塑造角色,但是并不是说只靠声音就能完成人物的塑造,它只是表演的一部分。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音色不一样说话的方式不一样,黄钟大吕牧童短笛都需要演员调整发音位置共鸣腔来帮助塑造不同人物。当然根据作品风格不同有些戏就不应该用到声音技巧,比如这次《远山淡影》中所有的演员都尽量收起了台词方面的技巧,因为贺泉导演他觉得选中的演员就是角色本身了,再去动用技巧的话会弄巧成拙,不真实。

  目前疫情形态底下,各行各业都在缩紧,电影行业尤其受到冲击,您这边,对于自己未来的职业道路是怎样判断的,在大环境微弱的情形下,对于电影的热情,还在积蓄吗

  这涉及到自身生存环境问题。但是我相信这些都是暂时的,人只要还在做梦,电影就不死。

  对我来说,比较幸运的是我一直以来一起合作的创作者都是对自己和作品认真负责的人,习惯了困境。我相信这是暂时的。对于电影,真正的创作者是永远热情的。

  《远山淡影》结束了,您接下来的工作计划是怎样安排的

  接下来的工作还是以拍戏和配音为主,我很感谢后期配音工作,我接触到了影视后期的工作流程,知道了一部好电影的后期并不比前期拍摄轻松,比如说《武者》后期配音过程就断断续续三个月,《远山淡影》修修改改也有两个月,另外在没戏拍的时候配音养活了我,同时也认识很多很棒的配音演员,从他们身上我汲取了养分,让我不断进步。

  另外《远山淡影》虽然结束了,但是它已经在我的演艺生涯画下了不可抹去的一笔,我还是很庆幸我是这部电影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