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地方
再访李家窑
来源: 襄阳日报   2021-11-08 11:06:44    责编:aomi
  真巧,三十年前“新塞上行”,骑车抵达延安,也是10月22日。

  延安堪称巨变。忆当年,大风起兮,三山两河(宝塔山、凤凰山、清凉山,延河、汾川河)皆笼罩于黄尘之中。而今,阳光灿烂,轻尘不扬,天空蔚蓝。宝塔山、清凉山、凤凰山下破旧杂乱的民居、窑洞都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漂亮的景区和整齐的楼群。然而,我们最惦记并急于寻找的,是凤凰山麓的李家窑。

  1937年2月9日,范长江到达延安,成为第一个正式以新闻记者身份进入延安的中国人。他与毛泽东彻夜长谈的地方,正是李家窑。

  此前,范长江已名满天下。1935年5月,范长江以《大公报》特约通讯员的名义,开始了他著名的西北之行。他从上海出发,沿长江西上,经四川成都、江油、平武、松潘,甘肃西固、岷县等地,两个月后到达兰州。稍作休整,又西至敦煌、玉门、西宁,然后向北深入临河、五原、包头一带采访。

  范长江西北之行,历时10个月,行程6000余华里。这是他的第一次独立新闻采访活动,也是他记者生涯中的标志性事件。

  范长江沿途写下了大量通讯报道,真实记录了中国西北部人民的困苦,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危机,也有前瞻性的披露和抨击。

  更为重要的是,他的通讯作品以写实的笔法,公开、客观地报道了红军长征的真实情况,字里行间不仅倾注了对红军的关切,而且充满敬意。范长江的这些通讯陆续发表于《大公报》,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

  1936年5月,范长江返回天津,被《大公报》聘为正式记者。8月,天津大公报馆将他“成兰之行”的通讯作品结集为《中国的西北角》出版,一时间洛阳纸贵。“未及一月,初版数千部已售罄,而续购者仍极踊跃。”《中国的西北角》,是范长江的成名作,也是其早期新闻生涯的代表作。

  1937年2月9日,范长江在延安先后拜会了朱德、毛泽东等中共领导。当晚,范长江“赴毛泽东窑洞作竟夜之谈,到时已夜十时。”范长江在《塞上行·陕北之行》中对“毛泽东窑洞”作了简略的描述:“他那个窑洞内,除了一个大炕之外,还有一张木椅、一张桌子、一条木凳、一盆火炭。木桌上放了许多纸条,还有经济学和哲学书籍,桌上燃起油烛。他对于窑洞发生了感情,因为它冬暖夏凉,适宜居住。”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28岁的范长江,为毛泽东的雄才大略所折服。范长江在《塞上行·陕北之行》一文中对这一夜谈话的内容作了简要概括。范长江说:“延安的访问,结束了我十年来在政治上辛苦摸索的历史,从此我就在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个总方针的指引下,进行新闻报道工作。”可以说,李家窑的那一夜,是范长江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夜。

  1991年10月22日,我们循着范长江《塞上行》的足迹,万里走双骑,历经豫、晋、内蒙古、宁、甘、陕,来到革命圣地延安。几天里,我们参观了枣园、杨家岭、王家坪毛泽东旧居,无论陈设和格局,都不像范长江描述的窑洞。他记录的“毛泽东窑洞”究竟在哪里呢?四处询问,终于在凤凰山毛泽东旧居的工作人员那儿得知,来此之前,毛泽东曾在李家窑李建唐家住过一段时间。

  10月24日上午,寻寻觅觅,我们走进一条小巷,向路边修车的老汉打听李家窑。他指了指小巷尽头石崖下的一座院落。近前,院门紧锁,里面有狗,闻声一阵狂吠。院墙高得异常,站在自行车后座上,仍难见窑洞。登上旁边的山坡,才看个大概,窑洞极其简陋。

  下午到延安日报社,时任社长师银笙赠书四本:《今日延安》《黄土精神》《山原的秋魂》《时代的精神支柱》。说起李家窑,师银笙说他熟悉。几年前,他曾采访过房主李建唐。毛泽东在那儿住过三个月,一排三孔窑洞,南窑、中窑、北窑,毛泽东住的是中窑。窑洞看起来很狭小,里面却很宽敞,有四十多平方米。《实践论》和《矛盾论》即撰写于此。离开时,毛泽东给李建唐房租,李建唐坚辞不受,毛泽东遂挥毫写下“开明人家”相赠。

  10月25日上午和中午,我们又两访李家窑,仍然是阒寂无人,唯闻狗吠。

  下午到延安日报社,向师银笙辞行,随后又去了李家窑,照旧是“铁将军”把门。眼看天色向晚,只能站在自行车上,手举相机,勉强拍了几张照片。想着明天就要离开延安,前往南泥湾,虽然找到了范长江笔下的“毛泽东窑洞”,却不能进去看看,颇感怅然。

  三十年后,我们故地重游。徜徉于凤凰山下,却全无熟悉的感觉,到处旧貌换新颜。往日低矮的民居、陋巷已荡然无存,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幢幢新楼房,花木扶疏。凤凰山麓,将集中恢复一批革命旧址,路边一排“文保碑”,分别镌刻着陈云旧居、中央组织部旧居、中央军委高级参议室旧址、中共中央政治局“三月会议”会址、凤凰山麓史沫特莱旧居,毛泽东凤凰山麓李家窑旧居也在其中。问管理人员李家窑的情况,回答“去年刚修复,还没开放,你们可以在外面看看”。

  沿路寻去,陡峭的石崖下,一圈矮墙,围着李家窑,正面起个小门楼。窑洞门窗簇新,中窑门旁悬挂着红牌,上面写着:凤凰山麓李家石窑,毛泽东旧居。旧居旁也立有“文保碑”,和史沫特莱旧居的“文保碑”一样,都是2018年7月3日公布,2020年6月1日立。“文保碑”后面还有介绍文字:“凤凰山李家窑毛泽东旧居,位于延安市宝塔区凤凰山麓。1937年1月13日,毛泽东率领中央机关进驻延安城后,住在二道街罗廷祯家院的东厢房里。因延安抗日救国会的办公处也设在院里,同年夏天迁至李家窑院。在这里,毛泽东撰写了《实践论》《矛盾论》……”